第778章 兵行險招

,“接下來就是著名設計師蘇沁的作品,一對耳墜,起拍價一個億!”他伸手將幕布一扯!瞬間,場內人屏息望去。小巧卻不失精緻的一對耳環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。紅瑪瑙鑲嵌點綴,金絲勾邊,弧形勾勒出玫瑰形狀,兩邊帶著刺,妖冶逼人,灼灼生輝,這是蘇沁作品中不常有的風格,旁邊用白布繡了一行小字,是創作者蘇沁的寄語——“願她健康,願她安樂,願她此生盛放於世間,永遠美麗,且有鋒芒。”秦煙看著室內螢幕上拍到的耳環特寫,驟然...顧明腦子裏轟地一下。

有什麽東西瞬間倒塌。

“你怎麽知道!”

這話說出口的瞬間,顧明臉色就白了。

“顧明,還真是你?!”剛才十分激動的人,此刻看見警察來了,才終於平靜下來。

顧明咬牙,還想要解釋,“不是我!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他的意思是,他篤定這個人不可能出賣自己,是因為真正做人體實驗的人,是他!”

這話擲地有聲。

一說出口,顧明就炸毛了。

“你胡說!”

“是,我胡說,我今晚都在胡說。”秦煙冷笑。

“你敢說,你沒有拿著他父母的事情威脅他?你敢說,你生產出這麽多的不合規範的藥,就是因為你在私底下利用研究藥的成果,去牟大量的私利?很多藥都是沒有生產規範的。你去做了這條生產流水線,就因為我們蘇氏醫院發現了不對勁,你就想捂住我們的嘴!這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!”

“你血口噴人!秦煙!我看你就是為了洗白自己,纔想踩著我上去!可以啊,你說我做實驗,有什麽證據?”

“要是沒有證據,我們跟你在這裏掰扯什麽?”一道低沉的嗓音驟然響起。

眾人循聲望去,紛紛讓開了一條道。

盡頭處,是身形頎長的男人。

他站在夜色中,精緻的麵容如同神祇。

隨後,他動了身,一步一步朝著這邊走了過來。

顧明在看見霍斯堯的那一瞬間,臉上的血色盡數褪去。

霍斯堯!

他不是被雲舒拖住了腳步嗎?怎麽還會出現在這裏?

然而轉眼,顧明就看見了霍斯堯身後站著的那個人,再次愣住了。

雲舒在夜色中,衝著顧明妖嬈一笑。

顧明隻感覺到全身僵硬,很久才找回了自己嘶啞的嗓音。

她……他們……

這是個局!

這竟然是個局!

從一開始,雲舒就不是跟霍斯堯攪在一起!

他們是故意這樣,好讓他喪失警惕,想對秦煙動手……

所以今晚的一切,都在他們的計劃之中?

顧明晃了晃身子,眼睛一黑,差點沒有跌落在地!

他腦中閃過今晚的一幕一幕,先是醫院著火,他們既然做了局,肯定是知道醫院要著火的,所以這火,也是秦煙故意縱容著他放的!

並且在放火之後,秦煙不可能沒有發現那個人,所以她之所以能夠說服那個人,也是早有準備!說不準,那個人的家庭情況,有什麽樣的人捏在他手裏,秦煙早就一清二楚……

再就是那個被爆出來的藥,還有化驗結果,以及警察的到來……

他敗了。

他敗得徹徹底底!

“顧先生,走吧。”警察上前,將顧明釦下了,帶上警車。

全程,顧明麵如死灰。

從霍斯堯出現的那一刻開始,他就沒有打算掙紮。

他原本就知道,今天這一局,就是兵行險招。

一旦被發現,就不可能有成功的可能性。

秦煙和霍斯堯行事,怎麽可能留下汙點?

這兩人聯起手來對付顧家,就夠他喝一壺的了!

顧明深深吸了一口氣。

即將上警車之前,顧明轉頭。

夜色中,那張溝壑縱橫的臉,彷彿蒼老了十歲。

然而,眼底的怨毒都快要溢滿整張臉了。

他絲毫不加掩飾。

“秦煙,你以為你就贏了嗎?”他道,“我今天要的,本來就不是你醫院的倒塌。你能東山再起,對我來說就沒有任何意義。我要的東西,馬上就會有結果。”

說完,他暢快一笑,上了警車。生日宴,他們都在邀請之列,秦邦年竟然會錯過這一次拋頭露麵的機會?而且還是在秦家已經到窮途末路的時候?秦煙不信。就算是她多想了,也該往深入查一查。畢竟這不是小事情,每一個細節她都不希望自己放過。“少奶奶!”吳勇突然走了過來。秦煙目光頓時柔和了不少。“吳勇叔叔!”“門外有人找你!”吳勇道,“說是你認識的,是個明星呢,叫孫笍!要見見她嗎?”秦煙挑眉。孫笍?來得可真快啊。秦煙笑了一聲。“這個明星怎麽還找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