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1章番外完結

樓回房間,在走到二樓的時候,正好碰到了剛起床的南宇圳。我覺得很是尷尬,可是走了個麵對麵,不打招呼肯定不行。我僵硬在原地,看著他一步步走進,不自然的笑著說:“早,今天怎麽起床早?”南宇圳倒是跟平常一樣,一雙眼睛冷暖冷暖的,他朝我微笑了一下,回答道:“今天早上公司有事,得早點去。”“哦。”我趕緊往樓上走。結果剛上了兩個台階,他像是醒悟了一樣,突然出聲:“你怎麽也起床這麽早?”我站在樓梯朝下看,與他目光...又是一年四月,草長鶯飛。

從早上起來肚子開始陣痛,一直到後半夜才終於從產房當中出來。

看著躺在我身邊的兩個小寶寶,我的嘴角簡直就是抑製不住的上揚。期待了這麽久,兩個小可愛終於降生了。

當初三個月去做產檢的時候,就發現了,我肚子裏並不是一個小寶寶,而是兩個。雖然欣喜,不過這兩個小家夥的成長也真的沒有讓我少受罪。

先是三個月之前的孕吐,然後就是五個月以後逐漸長大,我每每都湖擔心自己的肚子會不會被撐破了。不過也好在家裏有常媽和媽媽一起照顧我,倒是也沒有太難受。

但工作那邊卻是在宇圳的不容反抗當中直接直接給辦理了停職。我原本還不想同意,可是礙於寶寶一天一天的在長大,尤其是肚子裏還是雙胞胎,我也不得不多加小心,畢竟,能夠擁有這兩個小天使,對於我來說,已經是老天莫大的恩賜了。

兩個寶寶一個是男孩兒,一個是女孩兒。兒女雙全,可以說是在我原本的心願的基礎上,還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。

最先過來看我的自然是秦奕和林漪,林漪也挺著一個大肚子,但是臉上的笑容卻是從來都沒有淡去過,或者說,從她嫁給了秦奕之後就一直過的都很幸福。

女人啊,大概這輩子最大的幸福,就是嫁給一個最對的人。

在接到了訊息之後,南先生和一辰也很快就從法國飛了回來。南先生大概也是年紀大了,隔輩親這話說的一點兒都不假,從第一眼看到兩個小天使之後就一直想要抱一抱。

至於一辰,繃著一張嚴肅的小臉,看似一臉鎮定,可是就連摸摸兩個小寶寶的小手都有些發抖,那模樣倒真的是可愛極了。

因為這兩個小天使的存在,南先生和一辰短時間內已經不準備回去法國了。

一個月之後,南氏集團當家人南宇圳的公子和千金召開滿月宴,一度成為了當天的頭版頭條。

滿月宴的地點準備在南家老宅,雖然長時間沒有人住,但卻一直都被打理的纖塵不染。因為剛剛纔出了月子,我並沒有隔著宇圳在前麵招呼人,反而是和幾個比較好的朋友躲了清靜留在了後院。

讓我比較意外的是,萬清悠和安少逸一起來的時候,竟然還帶了一個另外一個女人來。那女人長得很漂亮,身材高挑,一直挽著萬清悠的手臂,兩個人倒是顯得十分的親昵。

察覺那可能是萬清悠的女朋友,我的心裏一直惦記著的東西,才終於放下了。不管如何,我曾經虧欠萬清悠的真的很多,隻不過,他想要的,我卻一直都不能給他。而今他能夠找到陪他一輩子的人,我也是真的很為他高興。

萬清悠看到我倒是十分自然的打了招呼,仍舊還是翩翩公子的模樣,笑著問我能不能做兩個孩子的幹爹。我自然是欣然答應,有萬騰集團的掌舵人做幹爹,我家這兩個小天使,以後也算是又多了一個靠山了。

而且,我也記得萬清悠的話,如果有一天,他回來見我,並且做兩個孩子的幹爹,那麽他就是徹底放下了對我的感情。

這樣真的是很好,就像是剛剛離婚那個時候的我一樣,如果我不敞開心扉去接受宇圳,恐怕也不會得到現在這般的幸福。

人總還是要向前看的。

這一次萬清悠來了,相熟的朋友纔算是真正的都到齊了。然而,就在我們所有人都在開心的聊天的時候,我卻是收到了一份快遞。上麵收件人些的是我的名字,而且還是同城郵寄,寄件人的名字還是空白的。

想了半天,也並沒有想出誰會給我既東西。但我卻也還是給開啟了,想著裏麵說不定會有什麽留下的線索。

然而,裏麵該有的線索卻是一點都沒有看到,隻有一張列印的字條,上麵寫著送給寶寶。下麵則是兩個漂亮的禮盒,分別防著兩個長命鎖。

我將長命鎖拿起來看了看,兩個長命鎖,一麵分別是一龍一鳳,另一麵則都是長命百歲。而下麵,則是有一個小小的南字。

看著這禮物,我琢磨了好半天,也沒有想明白這會是誰送的。我相熟的人,都已經在這裏了,如果想要送禮物,大可以直接當麵送過來,根本就沒有必要寄快遞啊。

我想了想,還是去問了宇圳,宇圳看了看之後就道:“既然是一份心意,那就收著吧。”

“沒問題?”

宇圳點了點頭道:“沒問題。”

其實我倒是懷疑宇圳知道是誰,可是他卻偏偏不說。

這一場滿月宴延續的並不算是很晚,最先離開的就是萬清悠和他的女伴,據說還要趕飛機回到德國去。謝絕了我們的相送之後,兩個人就離開了。

看著他們兩個的背影,安少逸卻是湊到了我的身邊。

“你知道,為什麽他都沒有向你介紹他身邊的女人嘛?”他突然道。

“什麽?”我有點兒沒有反應過來。

安少逸看著我,嘴角掛著若有似無的笑道:“那女的,其實是他表妹。”

說完之後安少逸就離開去找林漪聊天了,而我則是在原地怔愣了許久,一直到那兩道身影消失在視線裏。

“怎麽了?”宇圳攬著我的肩膀問道。

“沒什麽。”我笑了笑,轉過身當做什麽都不知道一樣,拉著宇圳過去和大家一起聊天。

因為有個兩個小天使吸引了南先生的注意力,所以他和一辰暫時都不打算再去法國了,一辰也在休息了一段時間之後,也重新回到了原來的學校去上課。

倒是沒有留級,而是仍舊跟著原本的班級繼續。

不過,在上學第一週的週五回到家的時候,一辰整個人的氣壓都有點低。看著正在客廳逗弄兩個小寶貝的我們問道:“為什麽!那個家夥又跑去我們學校當老師了?”

我正疑惑呢,就見門口又進來了一個人,赫然就是張修桀。

此時的張修桀和原本的膽怯懦弱完全不一樣了。嘴角帶笑,充滿朝氣,似乎還帶著一點俏皮,見到我們道:“雖然隻有一年,但改變很大。我進修回來了!”見了麵。其實我和張月柔現在雖然是合作的關係,可是,相處的越久也越是兩看相厭。如果,最開始我對這個女人隻有害怕和忌憚的話,那麽相處時間長的話,那也就隻有忌憚了,至於害怕,還真的是不上。張月柔也沒有那個空閑時間和我閑話家常。看著我直接就問道:“今聽修桀,你從南宇圳那邊得到了什麽東西?”我嗤笑了一聲道:“你兒子一直用控訴的眼神看著我,覺得是我背叛了宇圳和一辰,我還以為他不會告訴你呢。”我毫不客氣的開口嘲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