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8章番外

怎麽樣,我就說南總現在已經開始越發的按耐不住了吧,哎!你說你們郎有情妹有意的,究竟差在什麽地方啊,你給我說說,我去讓秦奕給你轉達。”“你說什麽亂七八糟的呢,怎麽可能,我們兩個都已經說清楚了,以後不會再有什麽關係了。”“不會在有關係?那你沒有看出來,現在南總一直都在努力和你變得有關係嗎?”“一辰那是意外,畢竟除了我之外,一辰也不願意接觸別的人啊,所以隻能找我,這個可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林漪點頭道:“那...看著這輛熟悉的車,還有車裏熟悉的人,我忽然就覺得一陣的恍惚,彷彿好像是第一次和他相遇的時候。

也同樣是在這裏,不過那個時候的我並不知道他是誰,卻是沒有想到,接下來這個人會幫了我那麽多,然而我卻虧欠了他一份沒有辦法給予的感情。

萬清悠,我大概至少有七八個月沒有見到過他了吧?聽說他好像是去了萬騰集團國外的分公司,怎麽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?

“想什麽呢?”車裏的人再度開口。

“沒什麽,就是在想,當時我對你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麽來著?”

邊說著我邊坐上了副駕駛。

萬清悠笑了笑道:“那個時候你把我當成了計程車司機,你對我說,師傅,麻煩去京成科技公司。”

我也笑道:“你竟然還記得,我當時是怎麽想的,竟然會把你這當成計程車”

“估計如果不是你把我這當成了計程車的話,我們兩個之後也不會那麽熟悉吧。說罷,這一次去哪裏?我可不會再迷路了。”

“去南氏集團。”我說道。

“好。”萬清悠應了一聲。

“話說,好久不見,聽說你之前去了萬騰在國外的分公司?還好嗎?”

“還不錯,雖然國外拓展起來比較麻煩,但因為還算是熟悉,所以倒是沒有那麽困難。現在那邊的公司已經基本穩定了,所以我就暫時回國來休息一段時間,可能過一段時間之後還要再到海外去。”

我點了點頭道:“那倒是很不錯,不過還真的沒有想到,又會在醫院門口碰到你。”

“我也沒有想到,但卻也算是在意料之中,我們兩個的緣分,好像一直都是在路邊。”

這個我倒是不反對,笑了笑道:“嗯,好像確實是這樣。”

猶豫了一下,萬清悠才開口問道:“你……你現在還好嗎?你和林漪的事情,我也是在回國之後才聽少逸說起過,或許現在問有些晚了。”

“沒事兒,現在都已經恢複了,我都已經開始正常上班了。林漪也是,現在已經沒事了。”

氣氛陷入了一陣有點詭異的沉默。

萬清悠似乎還是原來的那個萬清悠,笑容仍舊溫和,給人的感覺也依舊如沐春風,哪怕是在現在這種炙熱的夏季,有他在身邊,也仍舊會讓人感覺溫溫涼涼的感覺。

不過以前和他相處會有一種特別的舒適感,就彷彿和他聊著天就會不自覺的放鬆,心情也都變得平靜。

然而現在,這種靜謐的空氣,卻讓人覺得有點無所適從。也不知道,這麽久不見是我變了,還是他變了。

又過了一會兒,萬清悠才唇邊帶著笑意道:“其實我一直都很後悔,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沒有能陪在你身邊。我一直都以為,我每一次都能夠在路邊遇到你,是屬於我們兩個最獨特的緣分。也一直都在心底告訴自己,我和你隻是差一個契機。”

“或許,如果當初最先遇到你的是我。可能現在的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,能陪著你的是我,能照顧你的是我,我會把你保護的好好的,不會讓你經曆那些會受傷的事情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我剛想要說什麽,他卻是擺了擺手,示意我先不要說話。

我也隻能訕訕的閉嘴,然後看著這個男人嘴角含笑的繼續說。

萬清悠一直看著的都是前方,彷彿一直都在認真的開車一樣,說出的話,卻是每一句都讓我的心裏難受一些。

“不過,一切都已經晚了,錯過了就是錯過了。我之前你說,以後都會避開你,不見你。然而我發現,有些事情不是我想要怎麽做就能做得到的。”

“我還是沒有忍住想要回來,哪怕隻是看看你罷了。但希望不會造成你的負擔,我並沒有想要影響和幹涉你的生活,畢竟感情這種事情,不是可以收放自如的。”

“希望我的喜歡和反複無常不會為你造成負擔……”

“並沒有,因為我會一直過好我自己的生活,和我的愛人還有家人在一起。大概就像是你說的一樣,我們有緣分,否則的話我也不會一次一次的和你和在街邊相遇。但即便如此,我們卻並不是那個會陪伴彼此一生的人。”

“我知道,早就已經知道了。我隻是想等一等,等一個讓我……”

還沒有等萬清悠將後麵的話說完,那一陣惡心的感覺又來了。我趕緊的捂著嘴,然後拍打著車窗,示意萬清悠趕緊的停車。

我這突然的變故也讓萬清悠嚇了一跳,立刻就將車子停在了路邊。

在車子停下的一瞬間,我就迫不及待的下車扶著樹幹一陣的幹嘔。一直過了好久,才終於緩了過來。

萬清悠見狀嚇了一跳,趕緊的給我拿了一瓶款泉水涑口,然後問道:“你這是怎麽了?哪裏不舒服?要不要再回醫院去?”

我擺了擺手,漱完口了之後才道:“沒事兒,這是……這是正常反應。”

“正常反應?”萬清悠詫異的看著我。

不過很快,他就彷彿知道了什麽似的,“你是說……你懷了南宇圳的孩子?”

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。

萬清悠卻是笑了,隻不過那笑容有些苦澀。

“既然如此,還是要恭喜你。”他說道,言辭真誠,聽得出來,這祝福是認真的,就好像我結婚的那天一樣,他的話如同他的人一樣真誠。

隻不過,這樣優秀的人,卻是還沒有遇到一個真正值得的人。

“你……”

我想要說點兒什麽,但卻發現,好像是不管說什麽,都挺矯情的,索性笑著點了點頭道:“謝謝你。”

“不用謝。我原本還想說,我在等一個讓我放棄的理由,卻沒有想到,這個理由來的竟然這麽快。不過我也算是早有準備,長這麽大,我還是第一次這樣猶猶豫豫,徘徊不決。”

萬清悠低著頭,讓我看不大清楚他的表情。就在我以為,他不會再說什麽的時候,卻聽到他那仍舊溫柔的聲音道:“如果……有一天我放下了對你的感情,就讓我給寶寶們當幹爹吧。那個時候,我會回來找你和南宇圳做朋友。”種喜歡占便宜的人,從我小的時候開始就是,宇圳我知道你對我好,可我不想讓你對我的好,變成別人的理所當然。”我邊說著歎了口氣道:“我並不是對我自己家的親戚有什麽異議,隻是朵兒還真的是……她比我小了4歲,小時候一回老家我就是和她一起玩兒,後來長大了也有一些接觸,但終歸不是特別好就是了,高中讀完之後就沒有再上大學,一直都待在家裏,這個不行,那個太累,另外一個又太辛苦,你真的覺得這樣的人,你朋友能看的上?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