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3章:軍神破天門,以身做局!

我,好不好?”江婆婆直接揪著王猛虎的耳朵:“好的不學,盡學壞的,秦雲,你這一招莫非也對江盈盈用過?”秦雲:“天地良心,絕對沒有!”江婆婆冷哼一聲:“最好沒有!”秦雲歎了一口氣,事實上催眠哪有那麽容易,他要是不掌握千代的情況也無法做到這一步。說白了,催眠的本質隻是讓表意識在一個舒服的環境下昏睡過去,讓潛意識順著引導流露出來。但哪怕是前世能做到這一點的,也都是鳳毛麟角之輩,而且還得麵臨道德上的問責,所...北境,大炎,膠東城。

雲嵐站在牆頭上,目光睥睨全場,一旁的秦戰則站在一旁低著頭默然不語。

林慕仙躬身上前:“仙子,三十萬不死兵已轉化完畢,隨時可以南下橫掃大秦!”

雲嵐嫣然一笑對著秦戰勾了勾手指。

“陛下,你為何不笑?”

秦戰木著臉:“要殺要剮隨你便!”

雲嵐咯咯直笑:“你我夫妻一場,妾身怎會殺你呢?待這天下平定,你依舊是這世間的皇。”

秦戰目光冷冽:“少在我麵前裝模作樣,你根本不是妙音!”

林慕仙頓嗬一聲:“放肆,你怎能如此與仙子說話?”

秦戰哈哈大笑冷眼看著林慕仙,以及一眾前朝老人,這些都是上一朝跟著林慕仙的,如今自然投靠了他。

“你,還有你們,一群屍素位餐之徒,我怎麽會信你們的讒言。把好好的大夏一分為二!”

“你根本就不是我爹,更不配做大夏的皇帝!”

林慕仙不以為然:“在長生武道麵前,區區凡俗帝王又算得了什麽?古往今來,多少帝王想求長生,如今長生就在你麵前,你這癡兒!”

秦戰慘笑一聲:“朕寧為人間鬼,不做吃人魔!”

說完,卻是一頭撞在城樓上,周遭眾人無一阻攔,隻見雲嵐大袖一揮,一股青煙從秦戰的屍體上緩緩浮現。

那青煙逐漸化為人形,正是一臉悲愴的秦戰。

雲嵐笑道:“我不讓你死,你以為你死得了,既然你這麽喜歡這人間,那我就讓你眼睜睜的看著你是如何將其摧毀的。”

說著,雲嵐一聲頓嗬,那青煙便被打迴秦戰的體內。

雲嵐笑道:“人皇傀儡,雖然隻算是半個,但這也足夠了!”

此時秦嵐頭上的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,他一步跳下城牆,卻是與一眾不死兵混在一起。

雲嵐大袖一揮:“向南,踏平大秦!”

“吼~”

一眾不死兵發出陣陣獸吼聲。

……

嘉陵關。

姬青和白軍神看著手中的戰報,麵色異常凝重。

姬青沉吟道:“這簡直就是一群怪物,刀槍不入,水火不侵,速度堪比戰馬,北方七八座城池皆被屠滅了。最重要的是,他們還可以將殺死的百姓將士再度煉成不死兵!”

“這仗打不了!”

白軍神淡淡道:“能退嗎?身後是億萬裏河山,難不成要舍棄大秦的百姓退到海裏去?”

白軍神環顧在場的將領,決然道:“守不住也要守,軍隊斷後百姓撤迴關內,以嘉陵關長城作為據點,務必守住。”

“姬青,給朝廷去信,不要子彈,不要槍炮,全部換成白磷燃燒彈,也隻有這玩意兒能對這群怪物有點兒殺傷力!”

“是!”

白軍神正色道:“將士們,這是滅國之戰,甚至是天下興亡之戰,我們對手不是人,她很強,但也不是無懈可擊,老夫會坐鎮中軍,有老夫在絕不會讓她南下半步!”

“白玉樓所有將士聽令!”

“末將在!”

隻見一群白發蒼蒼的老兵站了出來。

“爾等是本將耗費數十年光陰訓練出來的,隻為殺了那渾蛋老姆,爾等可願隨老夫赴死?”

數十上百老兵齊聲道:“為我九州,為天下百姓,為我大夏,甘願一死!”

白軍神笑道:“大夏早已成過往,你們是大秦的兵,也是大秦的英雄,曆史不會忘記你們,百姓不會忘記你們,陛下也不會忘記你們!”

“所有人,隨老夫上金頂,開天門誅老姆!”

“諾!”

一眾老兵跟在白軍神身後,他們鼓動氣血,每走一步,身上的氣勢便會陡然拔高一分,他們結軍陣而行,彷彿與天地融為了一體。

姬青也鼓動氣血正欲跟隨,卻被白軍神拍了拍肩膀按住。

“姬小子,你的任務是守著這嘉陵關,你死了,這百萬軍隊誰來調遣,你總不能指望那些小輩吧!”

“可是……老夫也是白玉樓一員。”

白軍神笑道:“我是樓主,你現在不是了,大夥兒跟上!”

“開天門,殺老姆!”

眾人攀登至嘉陵關最高的山峰之上,白軍神手持破軍長槍,渾身氣勢達到了頂點。

“死老太婆,可敢一戰?”

說完卻是猛然發力,長槍以某種奇怪的頻率崩碎虛空,天彷彿被劃開了一道口子,天穹之外是星光點點。

此時一座漂浮的宮殿內,一尊玉女石像緩緩睜開雙眼。

她古井無波,聲如洪鍾又夾帶著絲絲雷霆之音。

“區區凡人,安敢放肆?”

說完卻是按下一指,瞬間天地色變,原本晴空萬裏頓時被烏雲覆蓋。

白軍神冷哼聲:“死老太婆,我是凡人,那你下來一戰啊?老夫這裏有你九十九個骷髏頭,你不敢下來算什麽東西?”

玉女冷哼一聲一指按下,一道閃電劈向白軍神,後者似乎早已所料,對著身後眾人說道。

“起陣!”

“豈約無衣,與子同袍;王於興師,修我戈矛,與子同仇!”

“豈約無衣,與子同袍;王於興師,修我矛戟,與子偕作!”

“豈約無衣,與子同袍;王於興師,修我甲兵,與子偕行!”

“兵之道,將帥同袍,兵道天象,開!”

“轟~”

隨著一眾白玉樓老將燃燒氣血匯聚於白軍神手中的長槍上,一道血紅光柱衝霄而起鎖住了那白玉石像。

長槍漂浮在半空,似乎有百萬兵狀在其身後顯化,白軍神盤膝而坐,眾老兵也盤坐在地上。

蒼穹之上,白玉發出一聲輕噫,但很快便傳來一聲冷笑:“你以百萬軍氣,鎖我六感,又如何?天下之事,我早已知曉得一清二楚。”

說著那石像往北轉身:“雲嵐,殺了他!”

那聲音好似能穿透千裏一般直奔膠東城而去。

與此同時,正領兵南征的雲嵐頓住了腳步,她可沒有本尊那樣的好脾氣,說起來她這個意識接二連三被白軍神斬殺,她與白軍神乃是有真正的不共戴天之仇。

“南下,嘉陵關,殺白風!”

“諾!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,冀州,泰山腳下。

秦雲正欲登山,楊恭躬身上前。

“陛下,白軍神前線急信!”

秦雲接過一看,卻是心中一凝:“白軍神這是在為我爭取時間鋪路啊!”

楊恭一頓:“殿下,白軍神怎麽了?”

秦雲:“他強行破開天門,引來老姆真身的目光,以燃燒生命為代價暫時遮蔽了她的目光。”

“我陛下趁著這段時間,突破!”

“走,上山,王牧之,把準備好的祭文拿出來。”

“是,陛下!”良好的家族如今自然是看楚家的態度。楚家若是慫,他們自然慫,楚家要是鋼在前麵,他們便有了很多選擇。看似隻是一件小事,但實際上是為了之後談判做鋪墊。“王爺若是累了,那也可以先去山上歇一歇,明日再去楚家。”一名長老說道。荊楚門與楚家的關係,事實上就有點兒像,大夏宗人府與皇帝的關係。楚家家主一般是推舉而出,擔任家主處理楚家事務,而荊楚門則是楚家精銳建立的一個江湖門派,門中多是楚家弟子,以及與楚家關係不錯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