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 章 表白這種事情不應該由女人來說

令道。聞言,蘇逍遙卻是冷冷一笑,而後滿臉戲謔的開口道:“蘇正國,這場遊戲明明是你先來找我玩的,怎麼?現在就玩不起了?”“你……你這個狼心狗肺的畜生,我真是白養你了。”蘇逍遙聽後,冷哼了一聲,開口道:“蘇正國,你這話說出來,你自已信嗎?”“你………”“還有,我忘了和觀眾們說一下,我和蘇正國早就已經斷絕了關係。”說著,還將兜裡的那張親子斷絕書掏了出來,放在了直播鏡頭的前麵展示給觀眾看。估計應該會有一些...“婉……婉夏姐,他……他是你哥?”

儘管已經猜到了那名男子的真實身份。

可蘇逍遙仍舊不死心的想問問林婉夏。

而他此時的心情也有些忐忑,因為如果這名男子真的是林婉夏哥哥的話。

那麼他這次丟人可就丟大發了,況且,自已剛剛還對他哥哥說出這種話。

估計林婉夏應該會很生氣吧,甚至應該會討厭自已。

然而林婉夏在聽到了蘇逍遙的話後,卻隻是輕笑一聲,隨即開口道:

“對啊,我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我的哥哥,林揚。”

聞言,蘇逍遙又有些試探性的開口問道:

“那個……是親哥嗎?”

但是蘇逍遙的話一出口,就有些後悔了,因為他們兩個都姓林。

而且仔細去看,二人的眉宇之間竟還有些相像。

不過不知怎麼,蘇逍遙就是想確認一下。

因為他怕這林揚會是林婉夏的什麼青梅竹馬的哥哥。

這種感覺其實他的心裡也說不出來是怎麼回事。

然而林婉夏聽後,卻是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。

隨即踮起腳尖,敲了一下蘇逍遙的腦袋,而後開口道:

“你在想什麼呢?當然是親哥哥了。”

說罷,林婉夏便開口解釋道:

“他從大學就是在國外上的,後來看國外的局勢發展也還算不錯,

索性就留在了國外,然而隨著林家的生意越做越大,

打理起來也比較麻煩,所以我爸媽就讓他回來幫著家裡打理公司了,

這不是,昨天接到的通知後,今天就回來了。”

聞言,蘇逍遙這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也明白了為什麼林婉夏今天早上會那麼高興,而且還打扮的這麼漂亮。

自已的親哥哥在國外待了好幾年,好不容易回來一趟,林婉夏能不高興嗎?

然而這時一旁的林揚卻是突然伸出了手,對著蘇逍遙開口笑道:

“你好,大爺,我是林揚,很高興認識你………。”

聞言,蘇逍遙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,這話聽著怎麼這麼熟悉呢?

而且他是真沒想到,堂堂林家的大少爺居然會這麼記仇。

不過尷尬歸尷尬,蘇逍遙也隻能硬著頭皮和林揚握了握手。

而後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笑道:

“那個……大舅哥,啊不是,那個……大哥,我剛剛在開玩笑,你別介意啊。”

這時一旁的林婉夏卻是沒好氣的瞪了林揚一眼,隨即對著蘇逍遙開口道:

“沒事逍遙弟弟,他就這樣,總愛和人開玩笑,

還經常喜歡作弄人,都這麼多年了還改不掉這個毛病。”

蘇逍遙聽後也不敢接茬,倒是林揚一臉無所謂的撇了撇嘴,而後開口道:

“這還沒結婚呢,胳膊肘就開始向外拐了,還真是女大不中留啊。”

說罷,他便抬手收走了林婉夏身上披著的那件衣服。

隨即對著蘇逍遙笑吟吟的開口道:

“那個,妹夫啊,你大舅哥我就先走了。”

這句話讓蘇逍遙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異,他沒想到看似成熟穩重的林揚居然也會這麼記仇。

尤其是那句大舅哥,林揚可謂是加重了語氣,著實是把蘇逍遙給逗樂了。

說罷,他又再一次的看向了林婉夏,開口道:

“對了,你晚上把妹夫也帶回家吃個飯吧,順便也讓那兩個老傢夥看看。”

話落,便頭也不回的轉身走了。

隻是,他不知道的是,蘇逍遙早就和他口中的那兩個老傢夥見過麵了。

更不知道林啟宏和李靜文對他口中的這個妹夫有多滿意………。

林揚走後,蘇逍遙這才意識到自已之前的舉動,確實是有點唐突了。

好在這個大廳裡麵沒有什麼人,不然的話可真就囧到家了。

於是蘇逍遙便找了個藉口,和林婉夏打了個招呼之後便準備開溜。

可誰料這時林婉夏卻突然拉住了蘇逍遙的胳膊。

見狀,蘇逍遙當即一臉疑惑的回過頭去,正巧對上了林婉夏那滿眼笑意的雙眼。

頓了頓,才見林婉夏撲閃了一下靈動的大眼,有些調皮的開口道:

“跑什麼?男朋友?”

聞言,蘇逍遙表情瞬間有些尷尬。

不過卻還是硬著頭皮,一臉心虛的開口解釋道:

“那個……婉夏姐,不好意思啊,我剛剛還以為他是來騷擾你的人呢,所以才這麼說的。”

然而林婉夏聽後,卻並沒有說什麼,而是繼續笑吟吟的看著蘇逍遙。

見狀,蘇逍遙被盯的渾身有些發毛。

不過卻還是看著林婉夏拉住自已胳膊的那隻手試探性的開口道:

“那個,婉夏姐,這是什麼意思?”

聞言,林婉夏這纔有所反應,隻見她緩緩的朝著蘇逍遙靠近。

而後輕笑一聲,一臉意味深長的開口道:

“沒什麼意思,就是裝夠了,不想再裝了。”

然而蘇逍遙顯然是沒有聽出她話語中的含義,還在一臉疑惑的看著林婉夏。

隻見林婉夏湊到了蘇逍遙的身前,一雙明亮的眸子此刻正認真的注視著蘇逍遙。

頓了頓之後,才見她開口,滿目柔情的說道:

“逍遙,我喜歡你,你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嗎?不是應付家人和朋友,

而是可以結婚領證,將來攜手共度餘生的那種。”

然而蘇逍遙聽後,內心的第一反應竟然是欣喜和激動。

他原本以為自已和林婉夏要一直保持姐弟這種關係了。

但是不曾想林婉夏竟然也喜歡自已。

他知道林婉夏的家境優越,更知道林婉夏實在是太過優秀了。

他也知道自已早就已經喜歡上了林婉夏,隻不過一直不敢逾越這層關係。

因為他害怕,他害怕自已如果將自已內心的想法說出來的話。

或許兩人連朋友都沒有辦法做了。

這讓原本就沒有親情關愛的他,更加不敢輕易的嘗試去跨越這層關係。

他一度認為,自已和林婉夏這一輩子或許都隻能做姐弟了。

直到今天看見林揚給林婉夏披衣服,看著林婉夏對林揚笑的那一瞬間。

他便再也壓製不住內心的情緒了,有那麼一刻他甚至都想直接對林婉夏告白。

他想告訴林婉夏自已喜歡她,不想再和她做姐弟關係了。

可是直到林婉夏說出和林揚的關係時,心中那剛剛鼓起的勇氣卻又瞬間消失殆盡。

他承認,他慫了,又或許是知道了他們二人之間的關係之後。

這才讓蘇逍遙沒有了危機感,而那因為危機感所湧起的告白勇氣也隨之消失了。

直到此時聽到了林婉夏的話之後,他那顆剛剛沉寂下去的心,卻又一次悸動起來。

這一次,他不想再錯過這個機會了,更不想錯過林婉夏。

良久,蘇逍遙的心中再無一絲顧慮。

隻見他第一次這般正式的對上了林婉夏那雙美眸,隨即輕笑一聲,開口道:

“婉夏姐,表白這樣的事情不應該由女人來說,所以………婉夏姐,我喜歡你,

不是一個弟弟對姐姐的喜歡,而是一名男人對自已心愛的女人那種喜歡,

更是一種想要和你在婚姻的殿堂上,告訴所有人你是我老婆的那種喜歡………”就明白了怎麼回事,她們幾個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,沒有好事兒啊。而後,便見蘇逍遙有些不懷好意的笑了笑,隨即開口道:“行了,我知道了,你讓她們在那等著吧,我這就過去。”說罷,蘇逍遙便結束通話了電話,而後和林婉夏解釋了幾句之後,便出去了。待到蘇逍遙來到公司的時候,恰巧碰到蘇子瑞幾人此時正在辦公室裡麵坐著。而且還在頤指氣使的吩咐著自已公司的員工在給他們倒水。見狀,蘇逍遙頓時就有些生氣了,於是便見他快步走進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