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:你是不是睡錯了人

自己出聲音來,掀開被子,看到裡麵不著寸縷的自己,尖聲幾乎要沖出嗓門。林澈靈的眼睛在眼底滴溜溜的轉了兩圈,果斷掀了被子,下床收拾淩的服,隨便穿上了,頭也不回的就要往外跑。後頸忽然就被人一把勒住了……“啊……放開我,你放開……”林澈手腳並用的掙紮了起來。男人的大手拉著的脖子,毫不費力氣的,直接把人拽回到了床上。林澈被摔的七暈八素,然而在抬起頭來看到眼前的男人時,還是忍不住愣在了那裡,花癡的雙眼定在他絕...是天時地利的迷信,原來你也在這裡……

——題記

林澈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來。

的腦袋昏沉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,手掌心到的華貴床單,不是常用的洗的發舊了的那個,頭頂上的的燈,也不是習慣見到的那個壞了一半的節能燈樣式,上疼痛的好像剛剛被什麼撕裂過一樣,抬起手腕來,上麵青青紫紫的印記,清晰明顯。

這不是在做夢吧……

捂著,不想讓自己出聲音來,掀開被子,看到裡麵不著寸縷的自己,尖聲幾乎要沖出嗓門。

林澈靈的眼睛在眼底滴溜溜的轉了兩圈,果斷掀了被子,下床收拾淩的服,隨便穿上了,頭也不回的就要往外跑。

後頸忽然就被人一把勒住了……

“啊……放開我,你放開……”林澈手腳並用的掙紮了起來。

男人的大手拉著的脖子,毫不費力氣的,直接把人拽回到了床上。

林澈被摔的七暈八素,然而在抬起頭來看到眼前的男人時,還是忍不住愣在了那裡,花癡的雙眼定在他絕的臉上,想移都移不開……

好帥的男人……

他那雙深邃的眼睛,似是帶著一與生俱來的倨傲,冷若冰霜的麵頰上,筆鼻翼高在白皙的臉上,白玉一樣的,讓這個自問皮還不錯的人都覺得羨慕嫉妒。

自問見過的男人不,但是那些被稱作男神的男人,到了他的麵前,都一下子變得黯然失起來。

就是這個男人,昨天用了半個晚上的時間,把折騰的半死?

“你是誰派來的,你竟然給我下了藥?你做出這樣的事來,以為還能完好無損的離開這裡?”他看著這個呆愣的人,幽深的眼中閃過憤怒。

這個陌生的人,勝雪,小臉怡人,一雙靈的大眼睛,睫羽撲閃,好像隻驚的小鹿一樣,又不甘示弱的大睜著眼睛視著他。

顧靖澤目在上定了定,就見林澈眼睛再次隨著大腦快速的轉了起來。

隻是個八線小藝人,今天是好不容易打聽到了一線大明星顧靖予在這裡,所以特意跟人買了點能讓人迷糊的“作料”,放在了他的水裡,以為能潛了他……

但是,迷錯了人了。

眼前的人,雖然帥的讓人覺得眼暈,但是顯然不是那個超一線的大明星顧靖予。

這一回,再次被他魯的拉住了手臂,倒在地上的時候,甚至狼狽的滾了一圈,才又定住了。

“你……你乾什麼,藥是我下的,我現在還躺在這裡?你搞錯了吧,現在損嚴重的那個是我。”摔的屁疼,手疼,下麵的疼痛更是讓人不能忽視,一惱火,直接嚷了出來,“我要迷的是別人,跟你沒半錢關係,你以為你值得我下藥啊,本姑也不是隨便下手的,你還我的藥錢!”

迷錯了人?顧靖澤臉頰繃,雙眉擰了川字,穹黑的眸子如蟄伏的,盯著這個衫淩的人,潔白的半截肩膀在外麵,上麵青紫發紅的印記,清晰的紮眼,在白的上好像是朵朵梅花開放。

晚上的那些畫麵再次閃現在腦海中,他下腹忽然一熱,再次覺到那明顯的火熱,在他的裡湧了起來。

從的臉上挪開了視線。

這個該死的人,敢對他下藥,藥效還這麼強烈。

他的一時睖睜,讓林澈終於得到了機會,不顧一切的跳下了床,用力推開了男人。

頭也不敢回的,趕便跑了出去。

聽見他嘶了一聲,嚷著,“看什麼看,自己看自己去!”

“你……”顧靖澤剛要轉抓,卻到一陣的難耐,下麵已經再次不可抑製的昂揚起來。

“該死的。”他大罵了一聲,握了拳頭去抑製那該死的。

外麵傳來一連串的聲音。

秦皓回頭看著,驚詫的都合不上了。

剛剛那是什麼況?怎麼先生的房間竟然跑出來一個衫不整的人?

“先……先生,二給您打電話詢問,房間是不是滿意,不過您晚上回來就睡了,所以屬下沒有打擾您,行程助理通知了總統先生您的行程,他正在總統府等您前往一敘,還有……剛剛這位……”

“閉。”他抬起銳利的眼睛,黑眸閃著,讓秦皓趕將所有不該有的疑,都咽進了肚子裡。

顧靖澤在浴室裡一直洗刷著自己的,一直到上的都被沖刷了紅,

才對著鏡子罵了一聲,“。”

“先生,夫人到了。”秦皓在外麵輕聲提醒,聲音聽的出的張。

顧靖澤一愣,這個時候,母親竟然過來,一想也知道不會是好事。

浴室門拉開的時候,站在外麵一臉艷的夫人,正驚訝的看著滿床的狼藉。

那些還來不及收拾的床鋪,UU看書

www.uukanshu.com正明白的告訴著眼前的所有人,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顧靖澤黑眸沉,一手拉過了浴袍披在了的肩膀上,“我知道你想問什麼,但是,母親,我今天很忙。”

慕晚晴怎麼可能不問,臉上的興難以掩飾,看著顧靖澤,指著床說,“靖澤,我已經知道了,你跟一個孩子發生了關係。”

顧靖澤推開門,對慕晚晴冷聲道,“這件事您不要管了好嗎?”

“我怎麼能不管呢,靖澤,你必須要跟結婚才行,你要對人家孩子負起責任來。”

他就知道……

“母親,我是不會跟結婚的,我又不是瘋了,不過是一個陌生人,我甚至不知道什麼名字。”

“林澈,23歲,林氏集團林家的私生,上麵有兩個姐姐,下麵有一個弟弟,母親早逝,父親對似乎並不疼,住在林家,但是並沒有林家基金的資助……”

“母親!”顧靖澤立在那裡,因為想起那個人,神更加煩。

“難道你還想著那個莫惠苓嗎?我告訴你,你跟是沒有可能的,你跟相這麼多年,還是不能一下,你們本就是註定不能在一起的!”慕晚晴毫不客氣的說。

“母親,夠了!”顧靖澤想要打斷了慕晚晴。

但是慕晚晴很是激,“靖澤,你知道你的病,本不了人,家裡幾乎已經做好了人工孕讓你得到孩子的準備,但是,你今天了一個人,說明就是最適合你的物件!”眼前的人,雖然帥的讓人覺得眼暈,但是顯然不是那個超一線的大明星顧靖予。這一回,再次被他魯的拉住了手臂,倒在地上的時候,甚至狼狽的滾了一圈,才又定住了。“你……你乾什麼,藥是我下的,我現在還躺在這裡?你搞錯了吧,現在損嚴重的那個是我。”摔的屁疼,手疼,下麵的疼痛更是讓人不能忽視,一惱火,直接嚷了出來,“我要迷的是別人,跟你沒半錢關係,你以為你值得我下藥啊,本姑也不是隨便下手的,你還我的藥錢!”迷錯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