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穿成了原配

小說裡的炮灰。慕思雨,這個與同名同姓的炮灰配,就是原著裡反派大佬那短命的原配。“慕婆,你給我滾出來。”從外麵傳來的尖銳罵聲打斷了慕思雨的思緒。剛穿過來,還沒有完全接納這,半天才反應過來這個‘慕婆’指的是。拖著笨重的走出去。剛走到門口,腳下沒踩穩,撞到了旁邊的門。那破門發出咯吱一聲,‘砰’的劇響傳來,就這樣砸在了地上。“……”慕思雨角了,強著說三字經的沖,走出去看那在短時間便問候了祖宗十八代的人是誰...滿屋斑駁,一名蓬頭垢麵的人坐在修補了腳的椅子上,上那打滿補丁的服與那殘破的木屋格外相襯,渾著一悲涼。

一隻蜘蛛從蛛網上下來,在的頭頂上爬著,覺到了搔,往腦袋上一抹,那蜘蛛便飛了出去。

“哎!”一隻手托著腮幫,一隻手著那碩的腰,滿是橫的臉上浮現了憋屈的神。“穿越就穿越,為什麼穿到了的上?”

不錯,慕思雨穿越了。

作為二十一世紀的家設計師,剛應聘到了世界五百強的公司,在實習的時候熬夜趕設計,醒過來便變了一部小說裡的炮灰。

慕思雨,這個與同名同姓的炮灰配,就是原著裡反派大佬那短命的原配。

“慕婆,你給我滾出來。”

從外麵傳來的尖銳罵聲打斷了慕思雨的思緒。

剛穿過來,還沒有完全接納這,半天才反應過來這個‘慕婆’指的是。

拖著笨重的走出去。剛走到門口,腳下沒踩穩,撞到了旁邊的門。

那破門發出咯吱一聲,‘砰’的劇響傳來,就這樣砸在了地上。

“……”

慕思雨角了,強著說三字經的沖,走出去看那在短時間便問候了祖宗十八代的人是誰。

隻見籬笆外站著一個穿著布麻的年輕婦人。

那婦人抓著兩個孩子,兩個孩子在的手裡掙紮著,裡著‘放開我’。

“慕婆,這兩個小賤種把我們家剛種下的菜苗拔來吃了,你說怎麼辦吧?”

那婦人說著話,下著死手掐他們上的。

“有娘生沒娘養的賤種,讓你們我們家的東西。”

“不關妹妹的事,是我做的,你沖我來,別打我妹妹。”

男孩推著婦人,擋在比他還要矮小的妹妹麵前,眼睛都紅了。

眼瞧著那婦人還不依不饒,男孩讓沖自己來,偏要掐那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小孩,男孩一下子急了,沖著那婦人狠狠咬了一口。

“啊!”婦人大,一掌扇在男孩的臉,同時踢了小孩一腳。

小孩撲到地上,腦袋一偏昏了過去。

“住手。”事發生得太快,慕思雨來不及阻止,眼睜睜地看著那婦人欺負兩個孩子。

“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嗎?他們還是孩子。你對兩個孩子下狠手,要不要這麼心狠?”

此話一出,不僅婦人用譏嘲的眼神看著,便是那小男孩也是一副冷漠。

“慕婆,你說這話不覺得可笑嗎?論起下狠手,誰也比不上你吧?上次這小子被你打得隻剩一口氣,要不是命大,早就死了。我們都懷疑他不是你生的,而是你仇人。現在來裝什麼母慈子孝,真是笑死人了。”

慕思雨僵了一下,視線停留在小男孩的上,腦海裡回著‘你生的’‘你生的’,頓時核對了那對兄妹的份。

原主生的龍胎,一個陸羽,一個陸芷雲。

頭好痛。

先把這人趕走再來慢慢理。

慕思雨開啟籬笆門走向那婦人。

“你做什麼?”婦人見慕思雨過來,那壯碩的還是讓人有力的,特別是現在這副冷著臉的表,好像要對手似的。“你敢我,我……”

慕思雨在的威脅下抓住的手腕。

“啊,痛痛……”婦人大,另一隻手扳著慕思雨壯的手指。“放開,你弄痛我了。”

慕思雨一用力,把那婦人的甩開,搶過手裡的陸羽。

“你一個大人都知道這樣著痛,更別說他一個孩子。”

說完,鬆開陸羽,對他說道:“你先看看妹妹怎麼樣了。”

陸羽用陌生的眼神看著。

沒有罵他,沒有打他,反而從那王氏的手裡救下了他。又想玩什麼花樣?

陸羽沒有時間想太多。他蹲下來搖著陸芷雲的:“妹妹,你醒醒……”

王氏著手腕,警惕地看著慕思雨:“慕婆,我告訴你,你要是敢來,我男人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你剛才說兩個孩子拔了你新種下的菜苗是吧?拔了多?”慕思雨忽略那刺耳的辱罵,冷著臉與談判。

“差不多有三四十株。”王氏叉著腰。“老孃辛辛苦苦種下的,被你生的這兩個賤種拔了,你打算怎麼賠?”

“你們拔了的菜苗?”慕思雨回頭問蹲在那裡的陸羽。

小小的男孩如虎狼般瞪著,眼裡滿是防備:“你沖我來,不關妹妹的事。”

還是那句話,可見他對慕思雨也是不信任的。

慕思雨大概明白陸羽為什麼會對這個‘親娘’如此不信任,說到底原主做了不傷害他們的事,他要是相信原主才奇怪了。隻是現在變,讓有種憋屈的覺。

“聽見沒有,就是他們做的。”婦人了膛,底氣十足。“有娘生沒爹……”

“你再罵一句試試?”慕思雨臉一沉,冷地看著。“我要是再從你裡聽見辱罵他們的話,就讓你的臭更臭一點,你可以試試看。”

“他們了老孃的東西,還不讓老孃罵?不想挨罵,那就別做這不要臉的事。”

婦人被慕思雨嚇了一跳,但是想到自己纔是占道理的,說話仍然不客氣。

“他們拔了你們家的菜苗,這是他的錯,我替他們道歉。拔了你四十株,我還你四十株就是了。不過你打傷了他們,特別是小雲兒,到現在昏迷不醒,指不定會傷到哪裡。你要給請大夫看診,要不然……”慕思雨再次抓住王氏的手腕不放。

“啊!”王氏臉大變。“痛……”

這次慕思雨用的力度比剛才更甚,才知道剛才那婆已經算收斂的了。

“明明是他們做了賊,該打該罵,還想讓老孃請大夫,別做……啊啊……痛……慕婆,放開我……”

“請不請大夫?”慕思雨再次用力。

“我請,我請。”王氏痛得麵目猙獰。“你放開我。”

慕思雨鬆開手。

剛鬆開,王氏快速跑遠,對著慕思雨大罵道:“想讓我請大夫,做白日夢吧!你生的賤種做了賊,沒斷他一隻手算客氣的了。呸,不要臉的東西!”

慕思雨氣極,正想追上去理論,卻聽見陸羽帶著哭音的喊聲:“妹妹,你怎麼了?別嚇我,你快醒醒。妹妹……”

小小的孩口吐鮮,那畫麵特別嚇人。別說隻有五歲的陸羽,便是慕思雨都嚇著了。

“讓開。”蹲下來想抱。

陸羽地抱著陸芷雲,如憤怒的小狼似的瞪著:“你想對我妹妹做什麼?”。“啊!”婦人大,一掌扇在男孩的臉,同時踢了小孩一腳。小孩撲到地上,腦袋一偏昏了過去。“住手。”事發生得太快,慕思雨來不及阻止,眼睜睜地看著那婦人欺負兩個孩子。“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嗎?他們還是孩子。你對兩個孩子下狠手,要不要這麼心狠?”此話一出,不僅婦人用譏嘲的眼神看著,便是那小男孩也是一副冷漠。“慕婆,你說這話不覺得可笑嗎?論起下狠手,誰也比不上你吧?上次這小子被你打得隻剩一口氣,要不是命大,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