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媽媽,救我

,看見了就倒胃口!”安川輕蔑的話語傳來,宛如一把利刃狠狠的在宋妍的口上。原來在他的眼裡不過如此,真是諷刺至極!“可是你之前不是還跟有過孩子嗎?”莫思思有些吃醋的問道,顯然很介意這件事。“哼!”安川極其不屑的冷哼了一聲,“也不知道到底是跟哪個野男人生的野種。”聽到這句話話,宋妍整個人就像是定格住了一樣,一也不。那孩子竟然不是跟安川的孩子,怪不得在孩子一出生就不見了,他的表現沒有想象的那般張和焦慮,事...某一五星級大酒店的地下停車場裡,宋妍用盡吃的力氣拚命的往前跑著。

“臭人,你給我站住!”後麵傳來男人暴跳如雷的怒吼聲,並且伴隨著淩的腳步聲。

宋妍飛快的環顧了一下四周,這裡除了車還是車,急之下躲到一輛車的車底下。

由於地下停車場裡的線昏暗,那幾個男人也也看不清宋妍究竟躲到了哪裡去,但是肯定還在這停車場裡,便開始一輛車一輛車的找。

在他們來到躲的這輛車旁時,眼看自己要暴了,宋妍在心裡暗不好,還倒了一口冷氣,以為自己要落他們的手中。

然而就在這時,旁邊的一輛車的車燈忽然亮了起來,接著車子就飛快的開了出去。

“臭人,別跑!”幾個男人以為開車逃跑了,跟隨著車子追了出去。

宋妍暗暗的鬆了口氣,好險,差一點就要被抓到了。

剛準備從車底下爬出來,又看到了一道亮,接著一輛車在旁邊的空車位停了下來。

“川,你說過今晚會陪我的,你不會失言吧?”人滴滴的聲音傳來,宋妍整個人怔了怔,這聲音怎麼這麼的悉。

“小妖,我這就滿足你。”

另一道更加悉的聲音措不及防的竄的耳裡,宛如一道驚雷,狠狠的劈在了的上。

這是跟結婚了五年的男人安川,而那人的如果沒有記錯的話,就是他的書莫思思。

他們兩個竟然……

想到這裡暗暗的擰起來拳頭。

“那我們趕快去開一間房吧。”莫思思的而骨的話再度傳來,震著的耳。

“小妖,你不覺得就在這裡會更加的刺激嗎?”安川的語氣帶著輕佻。

“你真壞。”

莫思思嗔的了一聲,接著就傳來曖昧的聲。

“那我跟宋妍誰更好?”

“那人平日裡穿著打扮跟隻喪的黑烏一樣,看見了就倒胃口!”安川輕蔑的話語傳來,宛如一把利刃狠狠的在宋妍的口上。

原來在他的眼裡不過如此,真是諷刺至極!

“可是你之前不是還跟有過孩子嗎?”莫思思有些吃醋的問道,顯然很介意這件事。

“哼!”安川極其不屑的冷哼了一聲,“也不知道到底是跟哪個野男人生的野種。”

聽到這句話話,宋妍整個人就像是定格住了一樣,一也不。

那孩子竟然不是跟安川的孩子,怪不得在孩子一出生就不見了,他的表現沒有想象的那般張和焦慮,事後也沒有著急找孩子。

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孩子不是他的。

既然他當初早就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是他的,那麼他為什還要娶自己?

“那你為什麼還要娶?”莫思思滿是疑,心裡自然希安川把宋妍給踹掉,那麼就可以再也不用當他不見得的人。

“因為的手上有我們安家想要的東西。”

“那是什麼東西?”

“小妖不該你知道的事,就裝作單純一點。”

宋妍整個人已經憤怒到了極點,很想要當麵質問他們倆,可是一想到安川說的手上有他們安家想要的東西,就瞬間找回了自己的理智。

的手上到底有什麼東西是安家想要的?

必須要查清楚,所以暫時還不能跟安川撕破臉,更加不能跟安家撕破臉。

還有就是五年前那一夜占有了的男人到底又是誰?

還有的孩子如今又在哪裡了?

從地下停車場離開,宋妍有些渾渾噩噩的走在大街上,滿腦子都在回響著安川和莫思思的對話,目頓時變得冷厲了起來。

“安川,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。”看著握在手裡的手機,忽然就冷笑了起來。

宋妍是一名記者,所以剛剛兩人的對話已經被用手機給錄了下來,必要的時候,會來用當做反擊的武。

“壞蛋,你放開我!”一道稚的男聲從前麵傳來。

宋妍抬眸看過去,見到一個男人將一個小男孩扛在肩膀上,大步的往前走。

“臭小子,不給你買玩就使子,回家後看我怎麼收拾你。”男人罵罵咧咧的,路過的人都以為那是他的兒子,便也沒有什麼反應。

宋妍也是這麼以為。

“壞蛋,我本就不認識你!”小男孩拚命的掙紮著。

男人抬手狠狠的打了一下他的屁,“臭小子再胡說八道,我一會剝了你的皮!”

小男孩依舊拚命的掙紮著,眼睛驀地就看到了尾隨的宋妍,靈機一,朝著喊了起來,“媽媽,媽媽,救我。”

“你媽媽在家裡!”男人怒罵道。

宋妍看著小男孩懇求的目,忽然就想起了自己那一出生還沒來得及見上一麵,就被人走了的孩子。

所以這人……極有可能就是人販子!

即刻走上前去攔住男人,目沒有毫畏懼的視著他,冷冷的開口,“把孩子放下!”

“臭婆娘,你管閑事!”男人的抱著拚命掙紮的小男孩。

“你要販賣我兒子,我當然要管了。”宋妍依舊架勢十足,“我剛剛已經報警了。”

男人果然就看到前麵不遠有兩個穿著警服的人往這邊走過來,頓時就怕了,放下孩子轉就逃走。

見到男人走了,宋妍瞬間鬆了一口氣,剛剛其實也害怕到了極點。

“姐姐,謝謝你救了我,我會報答你的。”小男孩一臉激的看著,白皙的小臉蛋看起來又萌又帥氣,眉眼間還流竄著矜貴之氣。

宋妍看到他,莫名的就想起了自己那已經失蹤了五年的孩子,如果他現在還在自己邊的話,應該也有這麼大了,眼底泛起了一抹黯然,很快被淡淡的笑意替代。

“小朋友,你的爸爸媽媽呢?”

“我沒有媽媽。”小男孩有些憂傷的說道。

宋妍的第一覺就是他是單親家庭的孩子,父母大概是離婚了,還是怎麼的。

“那你爸爸呢,你有他的聯係方式嗎,我讓他來接你。”

小男孩輕輕的搖頭,目-誠懇的看著,“姐姐,你能收留我一晚嗎?”

二婚盛寵,厲請節製

二婚盛寵,厲請節製了的上。這是跟結婚了五年的男人安川,而那人的如果沒有記錯的話,就是他的書莫思思。他們兩個竟然……想到這裡暗暗的擰起來拳頭。“那我們趕快去開一間房吧。”莫思思的而骨的話再度傳來,震著的耳。“小妖,你不覺得就在這裡會更加的刺激嗎?”安川的語氣帶著輕佻。“你真壞。”莫思思嗔的了一聲,接著就傳來曖昧的聲。“那我跟宋妍誰更好?”“那人平日裡穿著打扮跟隻喪的黑烏一樣,看見了就倒胃口!”安川輕蔑的話語傳來,宛如...